文章分類

緣篇05則

笑篇21則

遊篇26則

茶篇31則

禪篇20則

回首頁

茶 篇

點閱數  

茶則26:禪宗公案:婆曰:「且道水具幾塵?」良价:「不具諸塵。」婆云:「去!休污我水擔!」

       笑參與茶客品茗談禪風茶趣:「能否借這杯茶說禪?」

       笑參看著茶杯說:「茶湯裡有茶末嗎?」

       老客:「茶湯清澈見底,無茶末。」

      「怎麼沒有呢?」笑參微笑道:「您剛放了!」

       老客似有省悟: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。」

       〔上則登在十方雜誌234笑遊茶禪

        《指月錄》中有一則禪宗公案,述說強悍婆子的禪風。一日,婆曰:「且道水具幾塵?」良价:「不具諸塵。」婆云:「去!休污我水擔!」。原典摘述如下:

       「良价禪師開始行腳參訪時,在路上遇到一名擔水的婆子。良价口渴向婆子求水喝,婆子說:『水不妨多喝,但是我有一箇問題,若能回答,才許你喝水。說說看,這擔水埵釵h少粒塵土?』:良价回答:『沒有塵土。』婆子一聽完話,就說:『去!去!去!不要來污染我的水擔。』」

       很有趣!禪史上有幾位禪師遇上不知名師承來歷的婆子展現強悍的禪風,這些婆子都具備絕頂智慧和膽量去運用機鋒挑戰禪師,令禪師語塞、人楞、難回語,雙方演出禪史名劇來。由此可見,驚世的機鋒並不是禪師的專利,縱使是婆子也能辦得到。因此,茶人!不要小看自己,能不能由您來解說上則良价求水的公案機鋒禪意;舉一反三,希望您能解說笑參禪風茶趣小故事「茶湯清澈見底,無茶末」的含意?

       茶人們!您能進一步說出日常喝茶品茗的禪風茶趣小故事,然後效法禪史上的婆子,展現強悍的禪風去打打茶禪機鋒語嗎?或者在和茶友、禪友一齊喝茶品茗的愉快氣氛中,用活活潑潑的品茶精神,靈活彩繪禪風茶趣中的禪宗小故事與茶友、禪友分享,進而向茶友、禪友打打茶禪機鋒語,瞧瞧茶友、禪友們是如何作出反應來?您會發現茶禪機鋒遊戲,一則有趣,二則玩玩機鋒智力猜謎,三則或許您強悍禪風的茶禪機鋒語會留名茶禪史,四則說不定您會因此而開悟明心呢!到時天龍八部都會來向您道喜。

       笑參再摘述幾則與婆子展現強悍禪風有關的禪宗小故事,提供您參考,如下:

        〈一〉《指月錄》中有一則禪宗公案,述說強悍婆子的禪風,原典摘述如下:

       「曾經有一婆子發心供養一位僧人,前後長達二十年,婆子時常叫一名女子送飯服侍。一日婆子要求女子去抱住僧人,同時提出如此問話:『僧人啊!你現在怎麼辦呢?』

       於是,女子依照婆子的指示去抱住僧人,僧人被突如其來的一抱,即不動聲色地回答:『妳就像估木依靠在寒冷的巖石上,而我現在修行的心境就跟深冬一般,沒有一絲暖氣。』女子回去後,就將情形毫不保留地說給婆子聽。婆子驚訝僧人連女子投懷送抱都無動於衷,失望地說:『我二十年來,只是供養一箇無情冷漠的俗漢而已。』於是就將僧人趕出去,把庵房給燒掉了。」

        看了這則禪宗公案,知道婆子為了探察僧人的修行心得,竟然不顧違犯男女私情的佛家戒律,又展現強悍的禪風火燒庵房,打出留名禪史的特異機鋒來,令人咋舌。也難怪婆子,供養僧人二十年,祈望能供奉出一尊溫暖慈悲的活佛,說出驚世景仰的機鋒禪語來渡化自己;沒想到白白浪費米飯,竟然養出一箇無情冷漠的怪胎,僧人以為修行,就是將心修成不動的北極寒凍巖石,太令人失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當女子突然抱住僧人時,僧人說偈:「枯木倚寒巖,三冬無暖氣。」如果是笑參呢?笑參會回道:「情慾煩惱焰,慈捨心頭棲。」也就是說:「婦不要為難我,情慾是煩惱的根源,修行的目標是開發智慧慈悲心,您供養服侍的功德無量,待我般若成就後,一定廣宣佛法,慈悲喜捨度眾生回報。」

       〈二〉《五燈會元》中有一則禪宗公案 ,述說強悍婆子的禪風,原典摘述如下:

       「德山禪師善講《金剛經》,著有青龍疏鈔一書。一日聽說南方的禪風非常鼎盛,心意很不服氣,於是擔起青龍疏鈔出四川,準備去教化南方的禪僧。德山路過灃楊時,遇到一賣餅婆子,就停下來買餅點心。婆子指著書擔問道:『書裡是寫些什麼文字?』德山回答:『青龍疏鈔。』婆子問:『講的是什麼經?』德山就說:『金剛經。』婆子說:『我有一個問題,你如果答對了,願意供養點心;如果答不對的話,那就請你到別處去買吧。』婆子問:『金剛經裡說:過去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。不知你要點那一箇心?』德山自認已經通曉金剛經,沒想到被婆子一句金剛經裡的問題給難倒了,茫然無語回應。德山受到嚴重的挫敗,才深深體會到南方強悍的禪風,果然不同凡響,連賣餅婆子都如此厲害,無奈只好前往參訪龍潭崇信禪師請益禪機。德山後來經歷崇信禪師的禪語機鋒啟發而頓悟,並且有感於『禪』的殊勝,慚愧自己以前自大的幼稚行為,於是將青龍疏鈔一書給焚燒掉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茶人!這位婆子夠厲害吧!她展現強悍禪風的機鋒竟然能把禪史上的「臨濟喝,德山棒」中的「德山棒」給難倒了。茶人!「過去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。」不知您要點那一箇心?笑參呢,一定是點永永遠遠靈靈明明知道當下「點」點心的那箇覺心。這箇「心」呢?又是覓「心」了不可得。茶人!您知道那箇是什麼心嗎?  

        〈三〉《指月錄》中有一則禪宗公案,原典摘述如下:〈歡迎引用,請註明網址:笑遊茶禪〉

       「有一位僧人遊五臺山,去參訪趙州禪師,走到山上遇到一名婆子,便向婆子問路:『去五臺山的路,應該往那處走?』婆子回答:『就那麼直直走下去。』僧人聽完指路便走了。婆子冷言冷語諷刺地說著:『又那麼地走過去了。』僧人見到趙州禪師時,便將路上的遭遇說給趙州聽,趙州於是說:『等待明日,我去看破婆子的底細吧。』翌日,趙州禪師找到婆子,就問同樣的話:『去五臺山的路,應該往那處走?』婆子仍舊回答:『就那麼直直走下去。』趙州聽完指路,轉身就走。婆子也是冷言冷語地說著:『又那麼地走過去了。』趙州回禪院,就對僧人說;『我為你識破婆子的底細了。』」

       趙州禪師到底是如何識破婆子底細?趙州自己沒有說明白,因此,「驀直去!」就變成禪史懸疑機鋒。笑參先說兩則旅遊小趣事,再回頭來解說這則懸疑機鋒:

       19897月笑參旅遊雲南昆明石林,因口渴向賣冰小妹買冰:「冰棒一枝多少錢?」小妹回道:「五角。」笑參掏出五角錢買一支台灣俗語「冰棒」,然後坐在小妹旁邊的石頭上吃冰。一名本地人走過來問:「冰棍一枝多少錢?」小妹回道:「二角。」接著小妹拿出跟笑參一模一樣的冰棒給本地人。笑參奇怪地問小妹:「他的冰棍和我的冰棒一樣,為什麼妳要他二角,卻要了我五角錢?」小妹回答:「因為你說冰棒,他說冰棍。」笑參就因為不知當地的俗語「冰棍」,被小妹認出是外地人,因此付出五角的價錢去買冰棒。

       20038月笑參到埃及亞斯文旅遊,為了找亞斯文博物館向一名年青人問路,問完路後年青人就小小聲地向笑參要求道:「你有什麼禮物送我嗎?」笑參送他一箇鑰匙環報答他的好心意。走了一段很長的路,笑參又向一名在路旁修理汽車的中年人問路,中年人回道:「直直走過去就是。」問完路後,中年人不好意思地向笑參要求道:「你有什麼禮物送我嗎?」笑參傻住,怎麼連問箇路就要求禮物回報呢?笑參身上沒有禮物了,如果因為問箇路就送金錢,又會顯得太俗氣。於是笑參對他搖搖頭,然後在攝氏近40度的高溫下,就那麼「驀直去!」地急急走著去了。笑參想像中,中年人一定是用埃及語冷言冷語地說著:「又那麼地走去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大智慧者相遇交鋒,一定會迸出耀眼的火花來,然而趙州禪師並未回應婆子「驀直去!」的機鋒 。為什麼呢?開悟的趙州要打箇機鋒是很容易的,如果婆子是大智慧者,而趙州選擇不回應,自甘認輸,那就太不合乎情理了。笑參推測,就像賣冰的小妹,能由笑參的語病中,猜出笑參不是本地人一樣;由此推知,趙州禪師可能也是一見到婆子時,一問一答之下,就看出婆子只是本地的一個平凡人,說出平凡的指路語而已。而僧人和趙州問路沒有回報謝意,難怪婆子會不高興地說:「又那麼地走去了。」整箇情形,很清楚,如此而已,所以趙州回寺後才會對僧人說:「我為你識破婆子的底細了。」

       參禪的人經常聽到這句機鋒:「放下!」放下以後又如何了呢?此句最佳的相應機鋒語就是「驀直去!」驀直去者,妄念頓斷,直趨菩提。所以,僧人才會認為婆子是在打機鋒。趙州禪師沒有清楚說明識破婆子的因由,僧人以為趙州禪師也是吃了悶虧,被婆子難倒了?因此,心想不得了!五臺山除了趙州禪師之外,還有高人在,而且還是婆子呢!於是乎,「驀直去!」的機鋒,因此遠播留名禪史了。

        機鋒,是打在適當的人、事、物和時機點上。否則「臨濟一喝」,大家也會喝,為何臨濟自己喝有效果,我們的喝卻像狗吠一樣。主要原因出在臨濟是悟道者,很清楚知道如何在適當的人、事、物和時機點上,師出有名地猛然地一喝,達成世界盃足球賽臨門一腳的關鍵球,強力促使對方頓悟,贏得勝利。趙州禪師是悟道者,很清楚知道如何去打機鋒;而婆子如果是平凡人,湊巧說出像似機鋒的禪語來,一定會忽視時機點或對象及其相對應該有的語氣和音調,因此婆子的湊巧機鋒語,平凡的神情,被趙州識破了?

       面對測謊機的人,情緒起伏反應會寫在儀表紀錄上。經歷過打機鋒場面的人,都知道打出機鋒者其情緒態度是認真嚴肅的,甚至神色有光輝。反過來說,笑參旅遊近40箇國家,不分國籍大部分的普通百姓回答問路時,態度是誠意熱心不求回報,而上述兩名埃及人卻因為問路要求笑參回報,其神情就顯得低姿態又曖昧。趙州禪師是如何識破婆子的底細,上述提供的推理,就靠參此公案者的智慧去明察判斷了。  

       茶人!也許您有更好的有趣觀點呢,說來聽聽!

       如果婆子是向笑參打機鋒道:「驀直去!」笑參答:「野猴子飛了!」您能回應嗎?

       「放下!」的另一句相應機鋒語是「提起!」也就是放下一切煩惱,提起慈悲光明無礙來。這麼ㄧ說明,您應該瞭解驀直去!」與放下!」的關聯了吧,您願意試試回應「野猴子飛了!」的機鋒嗎